搜索

信息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园区新闻 >> 正文
查看新闻

藏在祖冲之路上的张江故事:能背出圆周率小数点后一百位的最强大脑都在这里集结了

时间:2018/7/31

页面功能:【字体:

    偌大的上海版图中,祖冲之路连同这条路上的人,都是个性分明的存在,似被烙印上科技属性——低调中闪烁着智慧。

    以古今中外著名科学家的名字作为路名,可谓张江高科技园区的独创。在这个有“中国硅谷”之称的“科学城”里,东西向道路往往取自中国科学家之名,如祖冲之路、李时珍路、郭守敬路、华佗路、张衡路,南北向道路往往取自外国科学家命名,如牛顿路、哈雷路、居里路、高斯路、达尔文路。

    而祖冲之路的特别之处在于,它将张江高科技园区划分为南北两区,生物医药和集成电路两大招牌产业遥遥相望。它也由西至东串联起地铁2号线在张江的三个站点——张江高科站、金科路站、广兰路站,俨然园区的动脉线。

    祖冲之路上,建筑密度很低。十几层的楼已算高楼,大多是方方正正的极简造型,颇似电子元器件的组合。这条路上令人瞩目的“高”,是创意密度。道路两旁楼房里入驻的企业,可以用藏龙卧虎来形容:“联想”,IT行业的带头大哥;“华虹”,多少人的手机芯片来自它的集成;“沪江”,国内互联网教育开疆拓土者;“喜马拉雅”,音频分享领域的“独角兽”……不可小瞧的,还有这条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别看不少人戴着黑框眼镜,挂着标志性工牌,背着硕大的双肩包,真就不起眼。这群人中极客、创客特别多,没准,你正在使用的产品就出自他们的研发。

    祖冲之路致敬的是中国古代科学家祖冲之——凭借对于圆周率数值的精确推算值,他曾深远地影响中国乃至世界。3.1415926……无限不循环的圆周率,似为祖冲之路注入性格的基调,有起点,没终点,总有绵延不绝的创新之力从这条路上喷薄而出。

    这条马路的从无到有,见证了一个伟大的决定,成为改革开放的铿锵注脚。

    祖冲之路,约莫出现在1990年代中期。关于这条马路的故事,却要从1990年开始讲起——它的从无到有,见证了一个伟大的决定,成为改革开放铿锵有力的注脚。

    1990年,开发开放上海浦东的集结号正式吹响。位于浦东中部腹地的张江,与陆家嘴、金桥、外高桥一同被纳入早期规划蓝图,未来它将承担起高科技功能。彼时的张江,还是一片农田,留给人们的记忆点,除了红菱、雪里蕻、荸荠,就是钱万隆酱油。及至张江高科技园区开发之初,这里除了一两条机耕小道,一条象样的道路也没有,新开工的道路统统按照工程上的一号路、二号路来命名。1994年一份浦东新区交通地名规划方案悄然出台,其中一句是这样写的:“张江高科技园区,将根据中外著名科学家及一些高技术名词来命名,如‘祖冲之路’。”

    就这样,单单路牌就筑起张江的一道亮丽风景线。人们的视线里,骤然出现了“祖冲之路”、“李时珍路”、“郭守敬路”、“华佗路”、“牛顿路”、“哈雷路”、“居里路”等一连二十多条致敬中外科学家的路名。这些簇新的马路纵横延伸,交织出科学的味道,也交织出一个闪光的地标。

    其中,构筑起张江市政道路“经脉”的祖冲之路,最为深切地目睹着奇迹在这方热土上的发生。随着张江开发力度的推进,祖冲之路也在不断生长。新世纪伊始,祖冲之路计划建设的总长度仅为1.2公里;渐渐地,它延伸至5.8公里,由西至东串联起地铁黄金2号线的三个站点——张江高科站、金科路站、广兰路站。

    祖冲之路及其所处的张江,早已成为高科技智慧的代名词,享有“中国硅谷”之称。人们不知道的却是,园区开发最初的那段时日,多少亲历建设者如履薄冰,夜不能寐。

    彼时,条件非常艰苦,脚穿一双靴子,头戴一顶帽子,腰里别着数字BP机,自己驾驶一辆土吉普车,时任张江高科技园区开发公司总经理的吴承璘就是这样把这片地跑得熟透的。他的一位老同事回忆道,那段时间常看到这位“掌门人”独自在办公室长时间踱步,陷入沉思。

    彼时,对于张江的开发有“储存张江”之说,因为其高科技的特别属性与特殊要求,开发方略需要审慎论证、研究。因而,张江是早期浦东开发开放四大板块中最后一个启动的——1992年7月“开弓”之时,承担金融贸易区功能的陆家嘴板块、承担保税区功能的外高桥板块、承担出口加工区功能的金桥板块,建设已是热火朝天,而张江还是一片“毛地”。后来的故事,大家再熟悉不过。人们在这片热土上的奋力进取,令它迎来华丽“蝶变”,也为它赢得更多瞩目——从1999年的“聚焦张江”战略,到今天张江正成为上海进军全球科创中心的核心力量。

    祖冲之路周边,两类企业特别集中。一类是世界级老牌的研发机构,诸如通用电气、松下、惠普、霍尼韦尔、罗氏、默克;另一类则是本土化的科创、文创“引擎”企业,诸如展讯、华虹、微创医疗、阅文集团、沪江、WiFi万能钥匙。而后一类似乎更能代表这条马路及其所在区域的特质——张江的创新,更多的是强调原创。

    锐意创新的张江与人们寻求突破的事业可谓彼此吸引,互相成就。二三十年间,这片沃土孕育了多少激动人心的创业故事和令人钦佩的“知本英雄”。

    2000年,浦东软件园一间50多平方米的毛坯房里,来自天南海北的四个应届大学毕业生——余波、叶军平、黄选锋、刘云军,就是在这里一人一台电脑,埋头“孵化”他们的企业。房间多少有些不堪:一块横拉着的整幅蓝布代替了窗帘;几张办公桌老旧且规格不一;矮柜上零乱地堆放着几只塑料饭盒、洗衣粉、抹布……他们笑言自己真就是“两手空空,背着书包到张江来创业的”。在这里,闪光的似乎只有年轻人脑海里涌动的创意。

    祖冲之路两旁,从来不乏传奇:有在读硕士生将新鲜出炉的硕士论文变成用于中小企业生产管理的一种新颖软件产品,在这里办起软件公司,仅仅一年,产值就达数百万元;有三位计算机系同窗从北京、深圳等不同地方毅然辞职,齐聚在这里创业,公司成立仅3个月即已开发完成多种基于Linux平台的服务端产品;留美博士在这里创办的一家公司,研制出国际水准的微创医疗器械,填补了国内空白并实现产业化;草创时只有8名员工和50万元启动资本的一家公司,在这里用了五年成为资产过亿元、员工近400人的知名软件企业和金融电子商务服务商……

    留在这里的,还有很多人默默挥洒的汗水。历史或许不会记住他们的名字,但会记住他们智慧闪烁的火花,奋力逐梦的身影。这些已渐渐汇成此处最美的风景,漾起激动人心的活力。

    最近几年遍地开花的创新创业孵化,张江高科技园区早就在尝试了,堪称创业者的“梦工厂”。今天,这里汇聚着86家孵化器,超过2500家企业正在孵化中,近300家企业挂牌上市。

    金科路地铁站南面的浦东软件园里,有家“亚洲最佳孵化器”——浦软孵化器。成立整整十年,累计孵化出400多家优秀企业,包括喜马拉雅、天天果园、七牛云、洋码头等一批独角兽企业。毗邻张江高科地铁站的传奇广场里,两家深藏于此的咖啡馆亦堪称传奇。其中一家,是IC咖啡,国内最早也最具影响力的创业咖啡馆之一。

    2012年,100个IC、IT产业链的专业人士,每人拿出两万元“众筹”了这家咖啡馆,精准助推电子信息领域的行业交流与大众创新。在这里,太多怀揣梦想的创业者与迎面而来的人们天马行空地“海聊”,幸运的话,还能遇上创业路上的导师、伙伴或者投资人。

    创办至今,IC咖啡举办的科技讲座、沙龙不下千场,辐射逾50万专业人群,由此走出的创业团队近百个,而它自身也拓展为一个品牌,开到了全国各地。另一家,是Vπ咖啡,有的当然也不仅仅是咖啡。这里设有小型玻璃房会议室、阶梯教室以及一排靠墙的木质高椅办公空间,电脑屏幕或投影仪上折射的梦想光芒最是迷人。

    “园区”向“城区”的升华,科技人才有了安居乐业的幸福感。

    前不久,一个繁忙的下班时段,广兰路地铁站出现了与平素反向而行的大客流。很多人不约而同在这里出站,打听着同一个地方,昊美术馆。这一天,网红艺术展“虚·构”正是在位于祖冲之路上的这一国内首家夜间美术馆揭幕。

    别说五年十年前,就是两三年前,这都是不敢想象的事情。太长一段时间,祖冲之路及其所处的张江,给人们留下的印象是:上班才会去的地方。这里稀缺的不单是人文艺术气息,还有日常生活气息。

    对于1994、1995年的这一带,一位“老张江”是这样回忆的:“别说路灯,就连路都没几条。因资金和开发进度所限,许多道路都是有头没尾的‘断头路’;屈指可数的那一两条从‘城里’开来的郊区专线车,一到下午六点后也基本没了影。”2000年,尽管地铁2号线轰轰烈烈延伸进张江,被设为终点站的张江高科站在很多人眼中仍就像城市尽头。

    “初到张江,出门吃个小饭,买束小花,都煞费思量……两年住下来,附近方圆数公里内,屈指可数那几家餐馆,跟老板都熟得像自家人一样……”专栏作家石磊2007年在发表于本埠报纸副刊的一篇散文中写道。“发了工资居然没有地方可消费,完全感觉不到自己在上海。”这则是崔先生的大实话,他回想的当年,是十年前,那时他刚从家乡东北“漂”到上海张江。

    这些年,祖冲之路周边的“沧海变桑田”,从打破固有印象开始——居住越来越便利,越来越诗意。2009年,科技感十足的现代化有轨电车连缀起9.8公里长的园区大小马路,起点就在张江高科地铁站附近;2010年,进一步延伸的地铁2号线在祖冲之路上新增金科路站、广兰路站,并且连通虹桥、浦东两大国际机场,与世界仿佛触手可及;2014年,金科路地铁站上方,长泰广场与汇智国际商业广场接连开业,升腾起迷人的商业、娱乐、休闲氛围……不断拓展的还有诗意的栖息空间。

    张江高科地铁站附近,坐落于张江艺术公园的张江当代艺术馆,目前正在筹划扩建;祖冲之路近申江路路口,隔路相对的昊美术馆与上海集成电路科技馆,交织出一种奇异的张力;祖冲之路沿张江路往北,由上海动漫博物馆变身而成的张江戏剧谷,已然成为园区文化新地标,戏剧演出与交流活动在这里有声有色地展开……这些变化正为“创意浓度”的滋养展开新的维度。

    对于很多张江人来说,生活于此的幸福感还来自祖冲之路2305号,几幢如彩色魔方般的高楼。园区最大的人才公寓“天子骄子”就是这里。在有“人才高地”之称的张江,人才公寓是极富张江特色的案例,早在2000年就被用以留住人才,降低他们的居住与创业成本。

    在“天子骄子”,户型多达二十来种,一房一价,价格约为市场租赁价的一半,通过申请者可以优惠价“拎包”入住两年,享用公寓,也享用众创空间与食堂、健身房等功能区。年复一年,多少人怀揣梦想搬进了这里,又有多少人从这里搬离,奔赴理想的家,更大的梦。

    去年《张江科学城建设规划》出炉,明确未来这里将完成从“园区”到“城区”的升华,不但是世界一流的科学城,更是现代新型宜居城区。10分钟社区生活圈全覆盖;卫生、医疗、文化、体育、教育等公共设施和绿地的比例大幅扩容;新增住宅建筑面积中,租赁住宅占比约97%……蓝图上铺展开来的这些图景,都是为了——让更多的科技人才在此安居乐业,迸发活力。

    这些“最强大脑”的集结,让祖冲之路成为“神一样”的马路。

    祖冲之路西起景明路,东至芳春路,由西至东横穿碧波路、松涛路、科苑路、牛顿路、金科路、哈雷路、高斯路、张江路、广兰路、申江路、盛夏路、张东路等主要南北向道路。这条马路像是有种特别的磁力,它的两旁神一样集结了一大批知名企业。

    祖冲之路的西端南侧是张江微电子港。陈天桥创办的“盛大”就从这里起家。今天,原盛大文学与腾讯文学强强组建成阅文集团,占据中国网文的大半壁江山——拥有原创作品千万余部、作者阵营690万人、触及数亿用户,版权改编影视剧动漫屡屡“霸屏”;而盛大游戏则自立山头,继续“传奇”。

    网络游戏界曾与盛大游戏分庭抗礼的“第九城市”也在微电子港,那些年多少人追的《魔兽世界》就是它所代理运营的。除此之外,姚欣的“PPTV”、于刚的“一号店”等耳熟能详的品牌也都是从这里走出的。

    沿着祖冲之路行至松涛路,总高十层的联想大厦与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的几幢小楼是醒目的存在。它们一个是IT巨头联想集团的华东总部,一个是我国历史最悠久的综合性创新药物研究机构,都是2003年在此“落户”的“老张江”了。

    穿过牛顿路,是常兆华的“微创医疗”。今年20岁的这家机构就诞生在张江,“海归创业,成功上市”是它备受瞩目的标签。也千万别小瞧与之相邻的祖冲之路899号。这里藏龙卧虎,“喜马拉雅”就在其中的11号楼。它是国内规模最大的在线移动音频分享平台,至今拥有4.7亿手机用户,倡导了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用听来获取资讯。

    金科路地铁站一带,浦东软件园祖冲之园与郭守敬园两个园区“大神”云集。在这里,“毕博”“SAP”等全球软件领域的巨头都有专属独栋。而用户突破1.6亿、估值超过10亿美金的“互联网教育独角兽”企业“沪江”,只占浦软大厦的两个楼面。

    祖冲之路、郭守敬路、高斯路、哈雷路之间——四个中外科学家围起来的地块是“华虹”,颇具影响力的芯片设计制造商。我们熟悉的公交一卡通、手机SIM卡都来自它的集成。

    走到张江路,有座创意大厦。国内外网络游戏、动漫、影视制作、设计类企业争相入驻这里,其中就包括“今日动画”,这家公司将中国民营动漫产业从纯粹代工时代带向面向国际市场的动漫原创时代。

    再往东去,广兰路路口棕白相间错落排列的三个“方盒子”建筑共同构成了展讯中心。这是土生土长于张江的知名集成电路设计企业“展讯通信”的地盘。它以时刻“在线”的创新力,率先实现行业内多项技术突破。

    过了盛夏路,相当面积的一片区域都属于“日月光”的“大本营”。这是全球排名第一的集成电路封装企业,而近年来名声在外的多家日月光广场,不过是它的房地产板块。“日月光”的对面,有家企业同样不容小觑。这便是“科博达”,国内汽车主机配套市场中为数不多的汽车电子产品本土供应商。奥迪、奔驰、福特、三菱等一大批知名汽车品牌都使用过它生产的智能、节能电子部件。

    临近芳春路,祖冲之路东端的尽头,还有上海船舶研究设计院压阵。这家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旗下的民用船舶设计单位,辐射出了惊人的影响力,产品覆盖范围和市场占有率均居国内之首。